2010年11月26日 星期五

孩子遊戲是為了創造快樂

幾個禮拜前,一個三歲多的小女孩如此解說自己的塗鴉:「她在挖泥土,就把泥土放在頭上,走路就把泥土放在頭上,把骨頭放在頭上,就變成頭髮了,就把泥土吃掉,一小口一小口,她掛衣服的時候就亂掛。」

小女孩說的比她畫的多,有一些甚至是在見我聽得愉快後而增加的,我當下強烈地感覺到小女孩以能娛樂我為樂。當天返家後,我在寫信描述這項有趣的觀察給裴利老師時,得出了一個結論──她在創造快樂。

我不知道孩子如何知道要去創造快樂,就像我不知道孩子為什麼會知道要從遊戲中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但兩者都是我從孩子身上看到的行為,所以,我能猜想創造快樂也是孩子遊戲的目的嗎?就如同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那樣?

今天,裴利老師回信來,她也認為孩子之所以遊戲也是因為他們要娛樂自己和他人。裴利老師提到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她說莎士比亞明白孩子懂得的事──我們需要被娛樂,通常是藉由耍傻和搞笑。她認為莎士比亞在他所有的悲劇裡都放了許多耍傻的劇碼,那也似乎是在說明人類是無法忍受過多的嚴肅的。

裴利老師說得多好呀!讀完信,我立刻明白昨天發生的一件事原來也是在向我證明「孩子遊戲是為了創造快樂」。

昨天,有個五歲多的小男孩把大家合編的故事以「恐龍把狗和兔子吃掉。」作為結局之後,他愉快地為自己的表現做了評論:「我很搞笑罷?」雖然這個搞笑並沒有成功,小男孩最後不得不因為沒有人要演出狗或兔子,而把結局改為「恐龍和狗和兔子一起玩。」但他原意搞笑是事實,而這搞笑,也是用來創造快樂的罷?實際上,我也認為「把狗和兔子吃掉」比「和狗和兔子一起玩」來得有趣多了,只是當下其他孩子沒有那樣的搞笑心情(其實他們經常是有的),否則那該也是令人發笑的一齣劇罷?

所以呢?我們需要讓孩子遊戲,好讓他們有許多機會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那麼,我們是否也需要熱情回應孩子為他們自己和我們所創造的快樂機會,大家好好地快樂一下,或兩三下,好讓他們滿足對快樂以及創造快樂的需要呢?

答案已在裴利老師的信末──如果我們禁止孩子搞笑,我們就是誤解了孩子搞笑的目的,以及他們對搞笑的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