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悲慘預防針

今天請三歲的小小孩塗鴉火的故事,幾個孩子都派了救火車來救火,也都讓救火車回家,是個安全的世界。可是,班上唯一的小女孩的故事卻是悲慘的:

失火了,燒到沒有,就沒有了。

我心生不忍,於是問她有沒有消防車來救火?「沒有。」沒有?「沒有。」真的燒到沒有?「嗯,燒到沒有。」那怎麼辦?小女孩聳肩微笑。

那也就只好燒到沒有罷。

寫完她的故事,下一個小孩帶來他的塗鴉,他的故事裡有好多團火,但也有一輛黃色的消防車在其中救火,受傷的小朋友也被他安排去坐「喔伊喔伊」,但是他接下來說:

「旁邊又失火了,這邊有腳踏車撞倒火了,燈就壞掉了,只好丟掉了。」

要不要拿去修一修?「不要,不能修。」就丟掉嗎?「就丟掉。」真的丟掉嗎?小孩嚴肅點頭。

一天裡兩個悲慘的故事結局,兩個孩子的意志堅定,絲毫不容許我加以破壞,我只能告訴自己別再質疑,就讓悲慘留著罷!

可是,這是怎麼一回事?不是都說故事的正面結局能夠帶給孩子光明和希望嗎?如果那是孩子需要的,那麼,為什麼孩子不在自己的故事裡也都放入永遠正面的結局?在孩子說的故事裡,死而復生的快樂結局是常見的,但悲慘結果也非罕見:

One day, a tiger eat one bear. Tiger poo three poo-poo. Go home.(7.6歲女孩)
小蟑螂,他在外面跑,被人看到了,被他踩扁,死掉了。(6.3歲女孩)
一個蛇過來了,鴨子就帶他去游泳,他是泥巴生物,讓蛇泡水,蛇就死掉了。(5.3歲男孩)
工程車把兩隻蛇推到工廠蓋房子,上面蓋很多磚頭,蛇死了。(3.6歲男孩)

孩子是在製造滑稽景象、博君一笑嗎?還是在反應不知名的情緒?或是在探索字彙的意義?也或者是在──

給自己打一針悲慘預防針?

打悲慘預防針,增加對悲慘的免疫力,這會不會又是孩子不為我知的能力之一?就如同他們在遊戲中證明自己、創造快樂那樣的能力?

就算不是,編說悲慘結局的故事是不是也是一種給孩子不方便,可以增加孩子承受生活中令他傷心的事的力量呢?例如冰淇淋掉在地上?風箏飛了?小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