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真相與推想

三個月前有兩個小小孩的畫,讓我有一些「推想」,我寫在悲慘預防針裡,那時這兩個小小孩畫的,在我看來,都是頗為「悲慘」的事,因為小女孩畫裡的火一直燒,消防車沒來,小男孩畫裡的火把東西燒到無法修理,在問過他們之後,我自己有了「沒關係,就讓孩子製造悲慘,那是他們將來面對難事時的預防針。」這樣的推想。

結果,真相竟然不是如此!

過完冬天,孩子昨天回來聽故事,小女孩媽媽告訴我小女孩畫裡的那一把火之所以會燒到消防車沒有來,是因為小女孩認為「那是彩色的火,很漂亮,我不想把它澆熄。」

我的天啊!原來如此,原來小女孩只是單純地喜歡一幅美麗的圖畫而已,我想太多了,還好媽媽替我找到真相。

不過,至於誤會所帶來的「推想」還可以成立嗎?應該是不行,可是為什麼我還是覺得「悲慘預防針」有道理?當然,我也開始懷疑我所有的「推想」有多少是在真相之後?照這樣子看起來,恐怕是不多,恐怕我對孩子的觀察還是有很多很多誤解。但是,我有辦法知道孩子所有的真正想法嗎?這恐怕也是沒有的,恐怕我看到的也大多只是表象而已。這樣說來,我應該停止「推想」,因為我沒有把握能有真相做依據。可是,這恐怕也是不可能的,因為誰能停止「想」?

...?

或許最好的真的就是就讓事情如所見,不必多做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