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6日 星期五

童心與知識

(2011/5/17--這些寫了十天的字,總算讓我把這想法說完,在此保留開寫日期)

五月初,有個三歲多的孩子翻到《The Very Quiet Cricket》最後一頁,聽到了聲音(書上安裝了會發出類似蟋蟀聲音的裝置),聰明的他找到書背上的「可疑」裝置,孩子來問我為什麼書會叫,我說因為蟋蟀長大了、找到朋友了,所以他高興地一直叫,孩子沒再繼續問有關那個「可疑」裝置的事,我也沒幫他把小裝置打開來看個究竟,雖然我知道他一定會知道聲音來自那個小小的裝置。

再更前幾個禮拜,三兩個四歲的男孩問我天上的星星怎麼來的,我知道他們早就「隱約」知道一些有關星星月亮太陽的知識,但我知道他們仍在玩假裝,所以我說是老天爺覺得晚上太黑了,所以給我們幾顆星星來照亮我們,他們並沒有揭穿我的「沒知識」。

他們沒有追問,沒有拆穿,因為他們還是小孩子,他們連五歲都不到,如果運氣好,他們還會擁有童心許多年。

Dr. David Elkind在三十年前寫的《The Hurried Child - Grwoing up Too Fast Too Soon》(中文版)裡警告過大家,不要加快孩子長大的速度,他所分析的雖多在不當壓力所造成的各種身心傷害,但若把他這句書名換成正面說法,那就是我為何如此回答孩子的原因~讓孩子用童年的心來過童年的日子。

我們觀看孩子,總覺得他們很神奇,怎麼會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讓我們也想和他們一樣,可是我們已經再也回不去了,不論多努力,我們都不可能「真正」重新擁有童心,我們在生命途中所經歷的,以及所努力擁有的許多知識,已經替代了我們原有的童心,我們不再用童心看世界,我們改用經驗和知識。即便是沒有我們那麼「有知識」的成年原始人,或許沒有我們那麼嚴重,但應該也是如此。

也就是因為我回不去了,所以當看到還擁有童心的孩子,我自然就會很想要幫他們多保留一些時候,讓他們還繼續相信想像、享受故事、盡情假裝,直到他們追問、拆穿、主動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