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兩個「於是」換來的「活在當下」

大雨來前,冷氣停擺,於是一,放孩子回家去。

我和兩個媽媽沒來得及離開,大雨頃刻倒下,於是二,我們坐在棚下觀雨。

大雨閃電打雷真好看,看到雨打進棚裡洗著芭蕉葉,我們也不肯進屋去。

媽媽和我聊著平常聊不到的話題,嬰兒懷中睡著,五歲男女孩玩到如雨淋。

大雨稍歇,女孩坐到媽媽腿上,沒電了。

男孩還想有伴,便坐到一旁我的腿上,聒噪著。

我們就坐著,看那場即將停播的午後雨電影,捨不得。

就來想像假如有,長頸龍說不定會從對面公寓縫隙探過頭來看我們。

「哪會?恐龍早就絕跡了。」
「假如有啊!」
「喔!~」
「然後,牠就會把頭伸進教室,」
「然後,牠就會說你好,」
「然後,牠就會把我們吃掉。」
「哪會?牠是草食性的耶!」
...

放恐龍走罷?女孩真的累了,雨也正好停了。

好一個「於是,我們活在當下」的一堂課,於是,我們微笑地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