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杜威與空心菜

上學期末了,我寫信和裴利老師分享已長成多時的想法──我看清楚追求快樂是孩子的生活目標,而我越來越只想要和孩子一起在教室裡快樂地過生活。裴利老師寫信回來肯定我因觀察而得知,又說當老師抓到孩子的生活步調,並與之結合,"it is where teaching the young becomes an art."她的話讓我安心不少,才放心原來不是我貪玩。

然後,我一連好幾天都讀到與裴利說法相呼應的文章,真可說是「我知道了,所以我看到。」又一例。

先是拿到等待一年的《小小孩都需要的教室──維薇安‧裴利的教學智慧》,讀到Dr. Cooper所想要大家深入思考師資培訓裡所欠缺的那種裴利精神培養──「尊重地聆聽小孩說什麼和他們想什麼。所有有效的教學法課程由此開始」(第8頁)知道觀察的重要(不過,這書全部都在說她,所以Cooper當然會說到這一點)。

今天,再因為意外的連結而讀《教育名著選讀》,裡面當然有杜威,我讀到了他許多值得一想再想的話,其中他從"Life is development, and that developing, growing, is life"這一句轉換成教育的"the educational process has no end beyond itself; it is its own end; and that the educational process is one of continual reorganizing, reconstructing, transforming."更是仔細說明了他那句名言「生活即教育」的意涵。

讀完杜威這一段,我走到廚房洗空心菜,空心菜長梗上靠近根部有大葉,是老葉,頂端有小葉,是新葉。忽然,這幾株空心菜讓我有了聯想,空心菜的大小葉都長在同一梗上,同樣吸取來自根部的水分,但大葉行較多光合作用,所產生的養分能夠支持小葉的成長,轉換成教育,豈不就是「和孩子一起生活,幫助他們長大。」的意思嗎?

不洗菜了,走回書桌再讀杜威,讀到他又說"In directing the activities of the young, society determines its own future in determining that of the young."啊!"directing"說的豈不正是我們大人的任務?

讀到了,可以回廚房洗菜、想一想了。

嗯!把讀書寫東西的地方搬靠近廚房的好處就是閱讀、想法、家事可以一起做。